FANDOM


858 你只有我

“初见时仿若孩童,守护你的娇嫩和童真。”

  “再见时你已长大,给我温暖和支持。”

  “银色与紫色的交织,是我心底最深刻的烙印。”

  “回忆很痛,可我忍不住想要坚持。”

  “为什么回忆会那样的悲伤,为什么我感受到最深刻的痛苦源于曾经的种种。”

  “我看不清,摸不到,可却更舍不得。”

  “你是谁?我是谁?”

  “疼痛只是身体与精神,可思念却在刻骨铭心。”

  “在那刻骨铭心中回忆,我的目光似乎渐渐清晰,依旧是那银色与紫色的融合,我认识你,哪怕恒久远,也无法忘记。”

  “我不想再逃避,痛苦又算什么?我想要努力的记忆,回想起曾经的种种。”

  “我刚刚记起,记起一句话,一句肯定是你我相关的话语。”

  “虽然我想不起那是我对你说,亦或是你对我说,可那句话却真的清晰。”

  “你只有我。”

  “这是我回忆中的那四个字,是我回忆中最清晰的四个字。”

  “你只有我!”

  “你是谁?我是谁?人生若只如初见,我想要回到那初见的时刻。去看看清楚。”

  “究竟是你只有我,还是我只有你。”

  没有旋律,因为根本来不及作曲,只有清唱,只有那悠远回荡的歌声。

  你只有我,还是我只有你。

  心灵的拷问,在渐渐虚幻而低沉的声音中落幕。

  当乐公子唱到最后的时候,他似乎已经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单膝跪倒在地,一只手扶在地面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因为此时大脑的剧烈疼痛,汗水不自觉的从额头上滴落。

  他早就知道唱这首歌去引动回忆的后果,但他却依旧义无反顾。

  一周了,每当他脑海中浮现出那银色与紫色交织的身影时,他就不再怯懦。无论多少疼痛,他都想要去努力回忆起曾经的一切。

  前所未有的执着支撑着他,努力的回忆让他渐渐有了一些细微的片段。

  她很重要,他现在完全可以肯定的就是,那个叫娜娜的女子对自己很重要、很重要。

  就像他回忆起的那四个字:你只有我!

  他虽然依旧想不起来绝大部分记忆,但他选择不再退缩,无论有多少痛苦,他都愿意承受,他希望回复曾经的记忆,回想起那个人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的重要。

  “乐叔叔。”蓝轩宇此时已经从床上跳了下来,紧张的看着屏幕。

  但也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一声惊呼,“娜娜老师。”

  当他扭头看向旁边沙发时,发现娜娜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苍白,右手捂着自己的心脏,身体缓缓的软倒在了沙发上,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  

  他们认识娜娜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娜娜这种样子。蓝轩宇赶忙将娜娜抱起来,放在床上。

  “娜娜老师,您怎么了?”蓝轩宇一边急切的问道,一边将手指搭在娜娜的腕脉上。

  娜娜眉头紧蹙,俏脸苍白如纸,全身还轻微的颤抖着。一如屏幕中的乐公子。

  “秀秀,你在这里看着娜娜老师,我去找树老。”说着,蓝轩宇就要冲出去。

  现在蓝梦琴不在学院,没法请翡翠天鹅帮助治疗,只能去请树老了。生命学派在治疗这方面也是非常擅长的。

  正在这时,蓝轩宇的手腕却被娜娜一把抓住了。

  蓝轩宇惊讶的看向她,却看到娜娜憋着眼睛,眉头紧蹙的向他摇了摇头。

  他只能停下来,和白秀秀围在娜娜身边。感受着她气息的变化。

  此时的娜娜,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就是那一首歌,那一首仿佛拷问心灵的歌曲,深深的震撼着她的心,也勾起了她内心的些许回忆。

  当乐公子唱到那一句“你只有我”的时候,她只觉得大脑轰然炸响,仿佛有无数的记忆碎片被炸裂开来,心口和大脑同时剧痛,前所未有的剧痛。但在她脑海中,那金色的身影瞬间就变得强烈起来。

  他是谁?自己认识他,肯定是认识他的。他的歌词也都是因为自己而来。

  那熟悉的感觉绝不会错,一定是认识的,一定是的。

  点点滴滴的碎片记忆不断的冲击着她的大脑,不断的刺激着她的回忆,但那剧烈的痛苦也在不断的增强,哪怕以她的修为,都有些无法抵抗似的。

  似乎冥冥之中,在她心中有什么东西抗拒着,不让她想起曾经的一切,似乎就是因为曾经的一切太过痛苦。

  白秀秀抬头看向蓝轩宇,“是因为乐叔叔的歌?他们、他们以前会不会认识?你说过,乐叔叔也失忆过,娜娜老师也是。他们……”

  蓝轩宇此时也有些呆滞,屏幕中的乐公子,已经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退场了。此时此刻,演唱会那边也是一片大乱,乐公子的突然身体状态变化,让所有歌迷都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如果不是那首《人生若只如初见》对他们太过震撼,震撼的一时还没有醒悟过来,恐怕会混乱的更加厉害。

  顾不得再看演唱会了,关上电视,蓝轩宇精神力释放,默默的感受着娜娜的变化。

  当他想要去感受娜娜精神的波动时,却瞬间就感受到了一股恐怖而混乱的庞大精神力在娜娜脑海中内蕴,他的精神力才一探察过去,就险些被瞬间撕碎,闷哼一声,口鼻出血。

  受到他这一下精神力的刺激,娜娜身体震了震,那混乱的精神波动迅速收敛,握住蓝轩宇的手也随之紧了紧。

  紧接着,娜娜的呼吸渐渐的平稳下来,紧蹙的眉头开始放松开来,唯有握住蓝轩宇的手依旧抓的很紧。

  “娜娜老师,您好点吗?”白秀秀轻声问道。

  娜娜闭着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

  又过了半晌,她终于不再颤抖,气息也随之平复下来。

  当她重新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一脸关切的蓝轩宇和白秀秀,也看到了蓝轩宇口鼻处的血迹,顿时心疼的皱了皱眉,轻轻一拉,就把蓝轩宇拉入自己怀中,紧紧的抱住他。

  说也奇怪,她刚刚大脑中还那么剧痛,当她抱住蓝轩宇之后,痛楚迅速的消失了,而且内心也随之安定下来。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的。

  白秀秀在一旁看着,眨了眨大眼睛,有些不明所以。向蓝轩宇撅了撅嘴,不知道是嫉妒娜娜抱着他,还是嫉妒他被娜娜抱着。

  “我没事了。”娜娜的气息终于完全平稳下来,放开蓝轩宇,也随之坐了起来。

  蓝轩宇小心翼翼的拉着她的手,看着她,甚至不敢追问,唯恐再触动她的情绪波动。

  “我没什么,只是好像以前想不起来的东西被触动了。我……”她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关闭的电视,“我应该是认识他的,以前就认识,好奇怪。他究竟是谁……”

  蓝轩宇赶忙道:“娜娜老师,别想了。刚才吓死我了,我可不想让你再痛苦。以后再慢慢回忆吧。”

  “嗯。”娜娜轻轻的点了点头,但脑海中却不自觉的回荡起刚刚乐公子的歌声,而当这歌声出现的时候,她的头就不自觉的又有些隐隐作痛。赶忙克制着自己不再去思考。    

  859 升灵台    

  “轩宇,秀秀,我要回去休息几天。调整一下自己。你们自己好好修炼,如果要外出执行任务离开母星的话,告诉我一声。”娜娜叮嘱着他们道。

  “嗯嗯。”蓝轩宇赶忙连连点头。

  娜娜站起身,撕开一道空间之门,回头又深深的看了蓝轩宇一眼,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一步跨出,消失在空间传送之中。

  房间内,就剩下蓝轩宇和白秀秀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两人都有些不明所以。

  “他们这究竟是……”白秀秀疑惑的道。

  蓝轩宇苦笑道:“我现在有点后悔把娜娜老师介绍给乐叔叔了。他们好像都因此而很痛苦似的。”

  白秀秀皱眉道:“也不是坏事吧。如果他们以前真的认识,说不定真的能够勾起他们的记忆呢。乐叔叔在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们很不对。”她没有说的是,在她的记忆中,似乎乐公子的身影也正在渐渐清晰,以前的自己,似乎也是认识他的。

  天斗星。

  “唐乐,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不要吓我啊!”乐卿灵紧张的蹲在乐公子身边。

  此时唐乐就躺在后场的一张沙发上,他身边可没有蓝轩宇的安慰,只能是硬扛着头部不断传来的剧烈痛苦。

  乐卿灵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可却又毫无办法。她是一直都知道唐乐有头痛这个毛病的。但这次发作的实在是太厉害了。幸好他先前在演唱会上说过今天就唱三首歌,不然的话,恐怕会更加麻烦。

  尽管如此,今天这场演唱会也必定会上明天一切的娱乐头条。

  更重要的是,乐卿灵隐隐有些不安的感觉,唐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正是回想起的这些事情,才让他今天的情绪如此失控。

  三首歌,带出来的情绪都是她以前从未见过的。母星,一定是前往母星这一趟遇到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变成这样的。

  是那个孩子吗?不像,那个孩子他见过那么多次了,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啊!

  而且从他的歌词中隐约能够听出,似乎是和一个女人有关,还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女人。

  难言的感觉在心头蔓延,乐卿灵只觉得自己胸口仿佛堵住了什么似的难受。

  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唐乐的情况才渐渐好转过来。

  乐卿灵喂他喝了点水,“你没事吧?”

  唐乐轻轻的摇摇头,“卿灵,后面的演唱会帮我推了吧。我的身体最近有些不适应。等母星那边取消禁制之后,我们再去母星那边办一场演唱会。”

  “嗯,好,我会安排好的。你先别说话了,好好休息一下。咱们不急着走,等你缓过来的。”

  唐乐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她,“卿灵,我有点累了。”

  乐卿灵赶忙道:“累了就赶快休息一下,多休息一段时间也没关系。我来安排。谁也没法强迫你的。咱们现在是自由合同的,你才是自己的老板,想怎么安排都是你说了算。而且有了今天这场演唱会,就算你一年半载的不出来演唱热度都不会有丝毫下降的。”

  “卿灵……”

  “啊!你先躺会儿,我看一下前面的观众们被安抚的怎么样了。”说着,乐卿灵赶忙站起身,跑向前台的方向。

  唐乐呆呆的看着天棚,脑海中的记忆碎片依旧带着刺痛不时闪现。那首歌,确实是让他如此的剧痛,可是,那首歌真的唱出来,而且很可能她也能听到的情况下唱出来,他觉得,自己真的想起了一些东西。

  一定要去母星,要当着她的面,为她演唱一次,或许,那样的话,自己就能恢复真正的记忆了吧。

  ……

  娜娜走了,蓝轩宇每天一个通讯打过去,询问她的情况。在确认娜娜确实没事,他才算放下心来。

  乐公子那边也是,他也确认过了,身体也是无碍,但会休息一段时间。

  心中虽然有所担忧,但无论是娜娜还是乐公子,似乎都不愿意对他多说什么。

  蓝梦琴终于回来了,带着她的妈妈回来了,蓝轩宇专门请了树老亲自帮忙,再加上有翡翠天鹅碧姬在,一滴永恒之树的神级生命本源服用下去,总算是弥补了蓝梦琴母亲的生命漏洞,挽救了她的生命。

  对于蓝轩宇这样使用了一滴神级生命精华,树老并没有劝说什么,但却告诉蓝梦琴,让她的母亲要留在母星一段时间,一个是稳固病情不再反复,一个是在母星修炼。

  神级生命精华,是真正可以开启神级大门的,尤其是在母星上。

  能够服用一滴,对于蓝梦琴的母亲来说绝对是奇遇,而且她本来就是封号斗罗层次的修为,如果有一段时间的积累,说不定就有碰触神级层次的可能。

  蓝梦琴没有对蓝轩宇说过一个谢字,但大家都明白,蓝梦琴回来了,而且,和以前不一样了。她的修炼,变得前所未有的刻苦。

  解决了这件大事的蓝轩宇,即将面对的则是另一件大事,学院正式通知了他前往传灵塔总部的时间了。

  只有蓝轩宇一个人去,就他这一个名额。蓝轩宇明白,这主要是因为学院不想太过显眼,给他的要求就只有一个,肆无忌惮。

  传灵塔总部就坐落在距离史莱克城不远的地方,最初的时候,传灵塔的创办者,就时那一代史莱克七怪的领袖,也是传说中的灵冰斗罗霍雨浩。他也是创造了魂灵的那个人。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传灵塔曾经出现过一些偏差,再加上魂灵带来的利益太大,让传灵塔势力急剧膨胀,自然也就不甘人下,对唐门和史莱克学院展开倾轧。

  联邦对此也乐见其成,毕竟,传灵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从唐门和史莱克学院脱胎而来,如果这三大势力真的融洽,那恐怕连联邦都无法制衡了。

  史莱克学院是大陆第一学院,唐门有着最高的科研能力,再加上一个掌控魂灵的传灵塔。

  唐门和传灵塔都是富可敌国的存在,那联邦存在的意义还有什么?所以,联邦一直都是幕后推手,对传灵塔针对唐门和史莱克学院的行为保持着支持的太多。

  万年前,史莱克学院一度被毁,据传说就和传灵塔有关。

  自从人类发展到星际时代,开始星际旅行和移民之后,三大势力之间的关系相对融洽了许多,但私下里的龌龊却依旧存在。

  当蓝轩宇来到传灵塔总部面前的时候,还是不禁被它所震撼。

  这是一座巨大的高塔,十三层的巨大高塔经过了多次扩建,大有几分高耸入云的感觉,占地面积非常广阔,通体以漆黑的深色为主,散发着幽幽光泽。

  对于魂师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圣地,传灵塔出售十万年以下的各种魂灵。几乎所有魂师都必不可少的存在。传灵塔还有升灵台这样的地方,能够提升魂环年限。

  除了蓝轩宇这样的奇葩之外,任何一位魂师在修炼的过程中,都不可避免的要和传灵塔接触,甚至是有求于传灵塔。      

  860 传灵塔总部      

  在传灵塔总部附近,还有一座传灵学院,当初这所学院建立的初衷,就是为了能够和史莱克学院分庭抗礼的。只不过事与愿违的是,最终还是未能企及。有些东西,不是有钱就一定能做好的。史莱克学院的底蕴,至今没有任何学院能够撼动。尤其是在万年前重建之后,有了永恒之树作为学院核心,就再没有谁会产生和它竞争的想法了。  

  蓝轩宇信步走上外围台阶,很快来到传灵塔总部的正门。  

  升灵台据说是一个半虚拟、半真实的世界。也有说法说是传灵塔开辟的一个小空间,专门提供给魂师进行施展修炼和提升魂环的。  

  在升灵台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魂兽,有强有弱,这些魂兽被杀死之后,就能产生一些滋润魂环的能量。  

  传灵塔最大的两大收入来源就是出售人造魂灵和升灵台提升魂环年限。  

  所有的分部至少都有一座初级升灵台,主要是提供给三环以下修为的魂师使用。一些大城市的传灵塔,会有终极升灵台,提供给魂圣层次以下的魂师使用。

  

  而高级升灵台,在整个传灵塔其实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坐落于传灵塔总部之中。提供给七环以上修为的魂师,神级以下。  

  一个高级升灵台的准入名额是非常稀缺的,价格极其昂贵,哪怕是在拍卖会上也不常见。绝大多数名额都是传灵塔内部使用,而不对外出售。毕竟,这是传灵塔的核心资源。  

  一些强大的魂师为了进入高级升灵台,甚至选择和传灵塔妥协,成为传灵塔的一份子。所以,它还有招揽作用。  

  蓝轩宇这次的目标,就是高级升灵台。  

  走进传灵塔总部,这里完全可以用人满为患来形容。母星的人类相比于其他星球是幸福的,充沛的生命能量,让这里的人们六岁时觉醒武魂的时候,出现魂力的机会大得多。  

  所以,对于魂灵的需求自然也就更大。  

  这还是蓝轩宇第一次来到传灵塔总部,不禁好奇的向四周看看。  

  在这一层大厅内有很多区域,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出售魂灵的区域,而且还有一些优惠措施的提议。有一片购买低级魂灵的区域,甚至有种大超市一般的感觉。  

  可惜,自己不太需要这个,看上去倒是也挺有趣的样子。  

  巨大的厅堂装潢的古香古色,尤其是顶部的彩色壁画,更是引人注目。壁画上呈现的是故事,一名额头上生有竖瞳的青年,正在与一头黑色巨龙搏斗。那巨龙,可不正是金眼黑龙王帝天吗?而那青年,不用问,自然就是传灵塔的创始人,灵冰斗罗霍雨浩了。  

  这是当年灵冰斗罗挑战兽神的故事吧。在兽神那一边,背后还有无数的魂兽。灵冰斗罗身边,则有着六大魂灵。  

  虽然只是壁画,但却依旧看的人心驰神往。  

  因为大厅人太多,也没有工作人员上来主动招呼蓝轩宇,他四下看了看,再看看自己手腕上魂导通讯器的时间,然后走到一边人数相对较少的区域,找到一名身穿传灵塔制服的工作人员。  

  “麻烦请问一下,高级升灵台怎么走?”蓝轩宇问道。  

  工作人员是一名青年,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子,听到蓝轩宇询问高级升灵台,不禁上下打量了他几眼。  

  在他眼中的蓝轩宇,同样是一名身材挺拔的青年,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相貌普通,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  

  “请问,您有高级升灵台的邀请函吗?”工作人员赶忙恭敬的问道。能够进入高级升灵台的,那可都是大人物。  

  蓝轩宇点了点头,取出一张红色的卡片递了过去。  

  看到这张红色烫金卡片,青年眼中顿时更加恭敬了,接过去大概看了一眼就赶快还给蓝轩宇,然后恭敬的道:“您请跟我来。”  

  这次前来高级升灵台,蓝轩宇当然不能暴露自己的本来相貌,这也是学院要求的。本来学院要请专门的老师给他进行一些伪装。但蓝轩宇根本不需要,他有寻宝兽啊!那可是最擅长幻术的存在。神级的幻术大师。      

所以,只是略微幻化,就让蓝轩宇变成了眼前这种样子。  

  他跟着工作人员走到一侧的电梯处,乘坐电梯,蓝轩宇感觉到电梯似乎是在下行的。  

  时间不长,电梯门开启,工作人员又带他上了另一部电梯。如此三次,换了三部电梯之后,当他再走出天地门的时候,外面就已经没什么人了。  

  乘坐最后一部电梯的时候,甚至还刷了蓝轩宇手中的高级升灵台邀请函电梯才能使用。  

  这是一个金属空间,熟悉的金属气息让蓝轩宇很舒服,这里连墙壁都是合金打造的,而且其中还掺杂了一定的稀有金属,让金属的坚韧与稳定性远超普通合金。  

  真是财大气粗啊!这要多少稀有金属啊?  

  蓝轩宇觉得,要是给自己时间来挖掘这些金属,再经过提纯的话,都能获得不少稀有金属呢。  

  他有意无意的触摸了一下墙壁,凭借着对金属的熟悉和感觉,再加上精神力的感受。他能感觉到,这金属璧至少也有两尺厚。  

  传灵塔,真的是太有钱了。  

  穿过一条甬道,前方一闪巨大的金属门呈现在面前。工作人员恭敬的道:“请您使用邀请函进入,我只能送您到这里了,里面会有工作人员接待您。”  

  “好,麻烦你了。”蓝轩宇向他点了点头,然后走上前,用手中的红色卡片在门边的卡槽上刷过。  

  “滴滴”一声轻响,金属门悄无声息的横向滑开。露出了里面的世界。  

  走进金属门内,立刻有一名女性传灵塔工作人员迎了上来,她的制服和先前的工作人员不同,但明显应该层次更高一些,有点类似于作战服的样子。  

  “欢迎您来到高级升灵台,请跟我来。”女性工作人员相貌中上,贴身的制服将身材曲线勾勒的很有些诱人。  

  蓝轩宇一边跟着她向里面走,一边打量着四周。  

  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厅堂,直径超过百米,周围有一个个宛如模拟舱一般的存在,但要比他见过的模拟舱都要更大。  

  女性工作人员将蓝轩宇带到里面,一堆仪器整齐的排列在他面前。  

  “您好,请问您是第一次来到我们高级升灵台吗?”工作人员问道。  

  蓝轩宇点了点头,道:“是的,第一次。”  

  “那我先给您介绍一下咱们高级升灵台使用的方式。”女性工作人员微笑着说道。  

  “首先,我需要先核实您的身份和邀请函上的身份是否是一致的。其次要对您的魂环进行查验,确保您有进入高级升灵台的能力。毕竟,高级升灵台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您应该知道,我们升灵台并不完全是虚拟世界,而且痛感都是真实、百分之百的。如果在其中遭受到了突然的重创,尤其是精神层面的重创,很可能会影响到您现实中本体的状态。所以请您一定要谨慎小心。检测完毕之后,您就可以进入升灵台,开始您的冒险之旅了。我们会提供您一个传送器,一旦在高级升灵台里面遭遇到无法对抗的危险时,您可以随时按动传送器离开,返回到这里,结束您的高级升灵台之旅。”        

  861 进入高级升灵台                                      

  862                                                                              

Community content is available under CC-BY-SA unless otherwise noted.